您所在的位置:主頁 > 麗水熱線 > 資訊 > 正文

浙江省安徽商會淺談徽商

2019-12-02 09:47:05 來源: 閱讀:1

浙江省安徽商會


余暉、張懷領兩位會長淺談徽商

編輯:徽石

在2019年年末小編有幸遇到浙江省安徽商會兩位會長、執行會長余暉、副會長張懷領。兩位會長企業做的都很不錯。聽聽新時代的徽商談談自己的生意經,這一南一北的安徽人有何區別。

余暉,安徽歙縣人,碩士學歷,浙江省安徽商會執行會長兼監事長、邁卓資本董事長、壹美控股集團董事長、軍創小鎮創始人,黨總支書記、 注冊投資分析師。余會長生于徽商的發源地徽州地區,算是科班出身的徽商。

張懷領,男,1980年4月生,安徽宿州人,工程師,工商管理專業本科畢業,獲黑龍江經濟管理學院學士學位。2017年被聘請為浙江市高新區(濱江)大學生創業聯盟創業導師,聘期三年,2018年聘請為浙江工業大學之江學院創新創業學院創業導師,聘期四年。現屬于浙江清華長三角研究院孵化企業成員-----水木茶社合伙人,現任浙江中邁建筑勞務有限公司、浙江華領裝飾工程有限公司、華領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長等職位、

余會長淺談了徽商的起源:徽商來自徽州,包括歙、休寧、婺源、祁門、黟、績溪六縣,即古代的新安郡。六縣之中,歙縣和休寧縣的商人特別著名。徽商在宋代開始活躍,全盛期則在明代后期到清代初期。中國歷史上的著名商幫,徽商皆處于貧困山區,種地無以生存。明代《安徽地志》所說的“徽人多商買,其勢然也。”《徽州府志》載:“徽州保界山谷,山地依原麓,田瘠確,所產至薄,大都一歲所入,不能支什一。小民多執技藝,或販負就食他郡者,常十九。”顧炎武說:徽州“中家以下皆無田可業。徽人多商賈,蓋勢其然也”,潮商與徽商、晉商,是中國歷史“三大商幫”。

他說目前徽商值觀依然值得我們眾多商家學習

徽州經濟文化領域越來越受到學術界的關注,徽商始終是一個凝重的話題。徽商數百年的經營活動,給我們留下了豐厚的遺產。我們認為:有形的物質財富固然寶貴,但無形的精神財富更應得到今人的珍視,而徽商精神就是其中將會讓我們世代受益無窮的財富之源,其內涵十分豐富,其中最為重要的有以下幾點:

1、創業眼光

徽州商人自小接受教育,相比于其他商幫要優秀得多,因此能夠在張弛萬變、風云詭譎的商界權衡利弊,擊敗競爭對手。明正德、嘉靖間歙縣商人程澧出吳會、盡松江、走淮揚、抵幽薊,“萬貨之情可得而觀”,他雖“坐而策之”,四十年后卻“加故業數倍”就是一個典型事例。所以《江南通志》說徽州商人“善識低昂時取予”,“以故賈之所入,視旁郡倍厚。”

2、人生態度

出于謀生的需要,徽州人不得不從小背井離鄉,外出創業。異地的陌生、商路的艱險,無不從肉體到精神殘酷地折磨著他們。但素以“勤于山伐,能寒暑,惡衣食”著稱的徽州人,都能肩負父兄、家族生存發展的重負,義無返顧地“離世守之廬墓,別其親愛之家庭”,“近者歲一視其家,遠者不能以三四歲計”。許多人“一賈不利再賈,再賈不利三賈,三賈不利擾未厭焉。”歙縣商人許荊南在荊州貿易,生意虧本自感無臉回家;其子許尚質繼承父業,“浮游四方,取什百之利”,前后在四川活動二十年,雖家資百萬,也“不競芬華”。正是他們這種開拓進取、矢志不渝、百折不回的勇氣和經歷,為徽州人樹起了不朽的“徽駱駝”紀念碑。

3、處世風格

在商業資本的盤剝下,農民和小手工業者受害極深,于是“無商不奸”之類的詛咒此起彼伏。然而這正表明了一個事實:講求商業道德,建立公平交易的市場秩序,已經成為時代的迫切要求。在這種形勢下,徽商舉起“誠信”的旗幟,本著先義后利、義中取利的心態走進市場,恪守貨真價實、童叟無欺、奉公守法、互惠互利等基本道德,自然博得廣大生產者和消費者的歡迎,使他們在生意場上左右逢源,處處受益。徽商吳南坡“寧奉法而折閱,不飾智以求贏”、“人寧貿詐,吾寧貿信”的表示,胡仁之大災之年不為“斗米千錢”所動、平價售糧的舉動,都使徽商“誠信”的風格得以彰顯,進而成為徽商集團的標識。

4、人際關系

相對于商海的狂風巨浪,個體的商人只是一葉扁舟,因此,在徽商這樣的集團里,他們對和諧的人際關系的追求依然執著,善于處理同宗人士的關系,并且卓有成效。明末休寧義士金聲說:徽商“一家得業,不獨一家食焉而已,其大者能活千家百家,下亦至數十家。”他們也注意強化同鄉的情誼。遍布各地的徽州或新安會館,就是徽商將具有地緣關系的同道攏聚在一起的重要據點。即便是與消費者建立的也是互惠互利的長期關系。清代歙縣商人吳炳留給子孫的是十二個字:“存好心,行好事,說好話,親好人”,又說自己活到老,學到老,猶深感“厚之一字,一生學不盡,亦做不盡也”。

5、契約意識

正是在頻繁的社會活動特別是在經濟活動中,徽州商人依靠“約”和“法”來維護權益、協調關系的意識慢慢覺醒,并逐漸形成了凡事“立字為據”的習慣。現存涉及社會經營活動方方面面的、大量的徽州契約文書,就反映了徽州民眾這種“民間法”由原始走向規范、走向成熟的歷史演進過程。長期為外人所責難的“徽人好訟”,實際上正是徽州人致力于構建法制社會的一種民間嘗試。

張懷領會長自身就是教師出身、一身文化打扮、契合自身他淺談了儒商文化。

他說:宋元以后特別是明清時期的徽州,既是一個徽民"以賈代耕"、"寄命于商"的商賈活躍之區,又是一個"十戶之村,不廢誦讀"的文風昌盛之鄉。在歷史上,賈與儒密切聯結,成為徽州商幫的一大特色。傳統世代的儒化徽商,一方面促進了徽州故地的儒學繁榮,另一方面反過來又借助于儒學對徽商的商業經營活動產生了深刻的歷史影響。

徽商之所以"賈而好儒",一則因為商業自身發展的需要。由于在激烈競爭的市場上,商品與貨幣的運動錯綜交織,商品供求關系變化萬端,作為商品經營者須有相關的商業知識和社會知識,才能正確分析和把握市場形勢,當機立斷以獲厚利。同時,隨著商業規模的不斷擴大,同行業之間以及各行業之間的交往關系日益密切,這又需要商人具備一定的組織管理才干,方能在商海中大顯身手。如此從賈就要與業儒結下不解之緣。二則因為商人自我完善人性品格的追求。徽州素稱"禮讓之國",尤其在宋代新安理學興盛之后,崇儒重學的風氣日益熾烈,這樣的社會環境致使徽商潛移默化地受到熏染和影響,加上徽商中許多人自幼就接受比較良好的儒學教育,孔孟儒家的思想說教、倫理道德,自然就成為他們立身行事、從商業賈奉守不渝的指南。

明代歙商鄭孔曼,出門必攜書籍,供做生意間隙時閱讀。他每到一個地方,商務余暇當即拜會該地文人學士,與其結伴游山玩水、唱和應對,留下了大量篇章。同鄉人鄭作,也嗜書成癖,他在四處經商時,人們時常見他"挾束書,而弄舟"。所以認識鄭作的人,背后議論說:他雖然是個商人,但實在不象商人的樣子。

還有歙縣西溪南的吳養春,是明代萬歷年間雄資兩淮的顯赫巨賈,祖宗三代書香裊裊,家筑藏書閣,終歲苦讀。日本侵入高麗(朝鮮)時,朝廷出兵援助,其祖父吳守禮輸銀三十萬兩,皇賜"徵任郎光祿寺署正";其父吳時俸,皇賜"文華殿中書舍人";他和兄弟三人也同被賜贈,史書曾有"一日五中書"之稱。

他們有的是在實踐中雅好詩書,好儒重學,"賈名而儒行",抑或老而歸儒,甚而至于在從賈致富使"家業隆起"之后棄賈就儒。有的在從賈之前就曾知曉詩書,粗通翰墨,從賈之后尚好學不倦,藹然有儒者氣象。如旌陽程淇美"年十六而外貿,……然雅好詩書,善筆丸,雖在客中,手不釋卷。"(《旌陽程氏宗譜》)再如休寧商人江遂志行賈四方時,"雖舟車道路,恒一卷自隨,以周覽古今賢不肖治理亂興亡之跡。" (《濟陽江氏族譜》)有的則勸令子弟"業儒"攻讀,以期張儒亢宗。于是徽商之家,多以"富而教不可緩也,徒積資財何益乎"的識見和態度,往往是"延名師購書籍不惜多金。"(歙縣《新館鮑氏著存堂宗譜》)盼望子弟能夠"擢高第,登仕籍",從而振家聲,光門楣。正是"世族繁衍,名流代出。"與此同時,不少徽商還毫不吝惜地輸金捐銀,資助建書院興私塾辦義學,以"振興文教"。

徽商以"賈者力生,儒者力學"為基點,竭力發揮"賈為厚利,儒為名高"的社會功能,將二者很好地結合而集于一身,迭相為用,張賈以獲利,張儒以求名。

浙江省安徽商會由皖籍在浙江地區長期奮斗創業的企業家、工商業者、中高級管理技術人才、優秀務工人員自愿結成,由浙江安徽兩地政府主導成立在浙江安徽商會中,目前主管單位是浙江省工商業聯合會、加強會員之間及本會與社會各界的聯誼合作,密切與當地政府及有關部門的聯系,爭取為會員提供最大的利益保障,為每一個會員的發展提供更豐富的資源是我們一直的宗旨!

浙江省安徽商會作為徽商在浙江的娘家就是要為會員提供市場、技術、商品、管理、經營、法律、審計、會計、融資、保險等信息和咨詢服務。盡全力發揮商會優勢,做到資源共享,團結創業,讓會員們一起謀發展,做強大。浙江省安徽商會時刻為會員排憂解難,維護會員合法權益,協調浙江地區與安徽各地的多邊經濟合作,積極協助兩地政府、企業招商引資、項目洽談、人才引進、信息交流、貿易合作。同時商會積極響應黨的號召,為社會建設盡一份力。

兩位會長希望更多的人加入到商會的平臺!

加入安徽商會,一起共同發展,共同繁榮。發揚光大徽駱駝精神!做大做強徽商品牌!


推薦閱讀:葉紫網

擂客小视频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