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頁 > 麗水熱線 > 時尚 > 正文

從軍裝到西裝,再到如今的運動裝,男人的“戰服”是如何被流行文化塑造的?

2019-09-23 11:24:48 來源: 閱讀:1

形式追隨功能

在某種程度上,看似單調乏味的男裝無法和絢麗多彩的女裝相提并論。然而在20世紀,西裝、長褲和牛仔服,女人們順理成章地穿上原本屬于男人的衣服招搖過市。同樣,在男裝體系中起初被視作與時尚無關的運動裝和工作服,也成了當下持續在T臺上發酵的主題。如果這能引發你對男裝的興趣,可以去看看《顛覆與重塑:中國國際設計博物館館藏馬西莫·奧斯蒂男裝展》,從中感受上世紀男裝進化的原動力——“形式追隨功能”。

展覽于4月剛剛開館的中國國際設計博物館舉辦,精選了52件意大利設計師馬西莫·奧斯蒂(Massimo Osti)的古著收藏,時間從1910年跨越到1990年。保羅·史密斯(Paul Smith)曾這樣評價馬西莫,“他是第一批從軍用服裝中汲取大量靈感并運用到服裝制作上的設計師之一”。喜歡顛覆和改造的馬西莫從各地收集軍用服裝,研究它們的口袋、褶皺、帽子、內部圈繩,雙層設計、皮帶輪、鉸鏈等設計。

從軍裝到西裝,再到如今的運動裝,男人的“戰服”是如何被流行文化塑造的?

帳篷披風

起源于英國海軍的粗呢外套采用的是栓扣和繩圈而非扣眼,對嚴寒中麻木的手指來說非常實用,同時延伸至兩肩的抵肩還能夠承受繩索、電線的壓力。上世紀30年代的A2飛行員夾克具有把衣領閉合的拉環、收緊腰部的雙帶綁扣、阻止空氣透過拉鏈的皮條、袖子上的加固貼片和腋下的三角形襯布等特點,既保暖又耐磨。

拐角處陳列的“Zeltbahn Cape”是德國軍隊使用的多用途組合式三角形布料披風。兩個三角形披風可以作為擔架使用;如果把披風里裝滿蘆葦秸稈然后綁密,就成了臨時救生筏;如果將幾件披風緊固在一起,可以搭建一個容納8人的帳篷。衣服邊緣的孔眼就是為將其固定時穿繩索和釘子預留的。

在馬西莫的主導下,軍用裝備的各種細節被重新轉化到了設計中,并改變了上世紀后30年的男裝審美。展覽中可拆卸襯里的野戰夾克是以美國傘兵在諾曼底登陸時所穿的作戰夾克為原型改造的。它也是馬西莫個人最愛的日常穿著,夾克上的幾個口袋剛好可以分裝筆記本、硬幣,和他幾乎不離手的煙斗與煙草。在設計時,馬西莫可能沒想到,這件新夾克將步兵基本款變成了日后都市青年傳播自主意識的載體。

1982年C.P.Company的秋冬系列推出了一系列可拆卸領子和袖子的模塊式夾克,同時它使用了針織、油布、皮革和仿鹿皮等多種面料以及色彩鮮艷的緞質襯里。這個成為公司商業轉折點的系列是受荷蘭警員夾克的啟發。80年代末“Mille Miglia”古董車大賽的贊助服裝護目鏡夾克(Goggle Jacket)也是在研究了日本民防部隊使用的防護面罩之后設計而來。

在展覽的中間部分,一面由材質和顏色排列組合的墻壁顯示了馬西莫對面料行業的推動。他首先提出了成衣染色的理念,如果在一次單浴染色中同時染兩種或多種不同面料,比如棉、羊毛、尼龍、皮革等,就會對染色劑產生不同的反應,進而獲得“同色系”的效果。這個新流程是紡織工業變化的基礎。

他還是第一個自產混合纖維布料的人。從生產商手中拿到的布料,如果不進行一番改造,馬西莫幾乎不直接使用。如果一種布料太松垮,他會添加樹脂涂層以達到“塑形”目的;如果布料太堅硬,他會用硅軟化劑進行水洗處理。起初只是單純從審美的角度,慢慢地,在其實驗下誕生了“橡膠涂層”“金剛砂打磨”以及“壓縮纖維”等材質。“科技羊毛”是他在檔案館發現一件40年代的水手短外套時,受其內部的黏合單層尼龍的啟發,用羊毛和不抽絲的針織尼龍網通過熱熔工藝制作而成的新型防皺透氣面料。

1987年,馬西莫工作室的風格搭配助理洛倫佐·皮亞齊通過調研了解到日本東麗公司開發出了一種叫sway的尼龍。它涂有一層含熱敏微膠囊的樹脂,這些三四微米的微膠囊中含有染料和顏色中和劑,會對周圍溫度的變化做出反應。溫度的升高和降低都會讓其顏色發生改變,冬裝的變色溫度為11~19攝氏度,夏裝為24~32攝氏度。工作室拿到的第一件樣品是白色的,溫度降低后就變成了藍色。

就這樣Stone Island推出的第一件由液晶制成的冰夾克可以隨溫度的變化而變換顏色,同時既防水又防風。在伍迪·艾倫的電影《西力傳》(變色龍)流行之后,冰夾克承襲了變色龍夾克的別名。這種總體呈現功能性和材質優越性的設計在如今的巴黎時裝周上仍能窺見。

從軍裝到西裝,再到如今的運動裝,男人的“戰服”是如何被流行文化塑造的?

Stone Island 古著

從軍裝到西裝,再到如今的運動裝,男人的“戰服”是如何被流行文化塑造的?


推薦閱讀:葉紫

擂客小视频怎么赚钱